棋界疫情百态5:大潮来袭 各自为战 谁在沙滩上裸泳

作者:钟闲点击:215212020-11-26 18:41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全年国际间交流阻隔,防控压力须臾未断,原本一年几十起的国际围棋比赛无法正常进行,中日韩国内赛事也不同程度地发生变化。老体制遇上新问题,三国棋界看上去都很“头大”。


最难堪的莫过于韩国主办的世界大赛使用的对弈软件。8月的农心杯,出现了各方对事故原因都含糊其辞的“朴廷桓意外超时事件”。当时朴九段在读秒到“8”后落子,却无法点击到棋盘上,焦急之心在现场视频不住晃动的鼠标光标中一览无余。原以为事发孤例,只是偶然,谁知10月的三星杯,辜梓豪、连笑都在读秒到“9”后落子,随即弹出“超时负”的窗口。决赛第一局万众瞩目的“巅峰之战”,申真谞序盘因设备误触导致滑标到一路。紧接着11月的LG杯,柯洁在半决赛遭遇了史无前例的频繁掉线,次数多达十六次,不得不反复关闭软件重新登录。这些严重影响棋手比赛心情的事故,连续在韩方主办的世界围棋比赛中发生,双方棋手都成为受害者,留下了堪称污点的棋谱,对公平竞技的损害极度酷烈。


网络上有好事者将申真谞滑标后惊愕的表情与柯洁迷惑的动作合为一个视频,流传甚众。但这一事件所附着的对围棋形象、围棋比赛运营能力观感的伤害却不可估量。


既已连生事端,为何韩方始终坚持使用而初心不改?据了解,该对弈公司与韩国棋院合作密切,是韩国棋院比赛直播的棋谱端,并赞助韩国多项赛事,如2018年元老联赛首尔队、2019年女子联赛首尔队、2020年30·40岁锦标赛等,具有“半官方平台”的性质。疫情之前,做做棋谱传输、报道比赛新闻,都是可以胜任的常规操作。但疫情以来事态变化,对承担比赛任务的要求加剧,一成不变的运营方式就百弊丛生起来。


11月11日柯洁频繁遭遇的断线情况截图。


相比韩国棋院不惜问题百出也要坚持办赛的“头铁”,日本棋院截然相反,选择了向东京奥运会看齐的延期策略。日本棋院主办的国际比赛虽然零零散散,也有世界最强棋手决定赛、扇港杯女子最强战、GLOBIS杯世界U20赛、感恩杯国际精锐赛等,还有日资赞助的三国龙星对抗赛和中日阿含·桐山杯冠军对抗赛,然而除了GLOBIS杯奖金减半,在网络上匆忙完赛外,其他在本年度均告暂停。比赛中止固然省去了很多复杂的运营难题,但棋手和棋院的收入因此大大受损,这无疑令人左右为难。


为了减少棋手在疫情中无法开展工作的损失,日本棋院做出了一些努力,例如棋院章程将围棋定义为“国技”以提升社会地位,推出“关西公开赛”为部分棋手提供一些收入补助等,到底还是杯水车薪。可是面对熊熊烈火,管理者主动投身去浇一捧水,总比坐而论道者能够安抚人心吧?


11月22日,第2届韩国总统杯围棋赛落幕。这项比赛2019年全部为业余赛事,2020年增设职业组,在戴口罩现场对着电脑下棋的艰难条件下,朴河旼决赛逆转宋知勋夺冠。疫情以来,全国性质的业余比赛因人数众多而纷纷取消,扶助职业棋手的职业比赛不减反增,是日韩棋界的一大特征。



2020年是中国围棋界比赛稀缺的一年,职业等级分对局前十个月不过寥寥五百局,尚不足往年一个月的数量。此前三十余年雷打不动的定段赛今年险些夭折,10月产生了三十五名新初段后,其中的绝大多数又将度过无比赛可参加的一年。众望所归的新生儿待遇尚且如此,广大底层棋手的遭遇不问可知了。


这或许可以归结到疫情下的管控因素,然而吊诡的是,一边是面向全体职业棋手的比赛无踪无影,一边却是针对业余强手的赛事频繁出现。10月以来,甘肃平凉、海南昌江、河北怀安、河北秦皇岛、浙江衢州、辽宁葫芦岛、江苏无锡、山东济南等地持续推出全国名义的业余比赛,名次列前者不出意外都是熟悉的名字。将业余群体中的佼佼者推入职业阵营后不提供比赛机会,而把大门向仅存的若干业余强豪大大敞着,并不断“清出”他们的竞争者。这种“顶层设计”只能令人狐疑,管理者的偏好和所服务的究竟是哪些群体。“入段即冷宫”的现象是在挫杀未来新星的成长,十年后又靠谁在国际舞台争光呢?


“只有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这是一句投资界的名言。如今疫情大潮来袭,反而使三国围棋界原本不太显著的问题暴露出来。奋不顾身或者鸵鸟政策,资源倾斜还是大棋构思,一举一动也都在观众的眼里了。



网友评论(39条)
扎区喜龙
2020-11-27 11:11
疫情对比赛的影响严重。疫情也严重的影响了到所有人的生活。网络比赛给了棋手别样的空间,也同样出现了意外。但是我们看到了更高的品质,中国同意超时重赛、申真谞滑标也继续棋局。都体现了棋界的高尚品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