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研修院很费鞋,光脚打球又何妨

作者:谢锐点击:77952023-11-20 14:13

(转自 体坛周报)

记者谢锐高阳报道  三星杯中国随团翻译刘瑞敏怎么也没想到,棋手们要她帮忙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是:买鞋+补鞋。在三星研修院里生活惬意,但有点费鞋。

研修院里有标准篮球、羽毛球和乒乓球场馆,此外还有台球和桌式足球。棋手们打得最多的是篮球和羽毛球,檀啸、连笑、辜梓豪、许嘉阳每晚约好下楼打篮球,但美中不足的是,室内篮球场只有一个,一旦被韩国棋手们占据的话,中国棋手就只能去打台球和桌式足球。

韩国女棋手意外地喜欢打篮球,崔精运球、过人、上篮有模有样,一看就是没少打。长相秀气的许瑞玹在男棋手的指导下,一次又一次站在篮下练投篮。边上吴政娥和另外几位女棋手加入男棋手阵容,进行一种网式足球对抗赛。

许嘉阳和王星昊都是第一次来研修院,没经验的他们都没带球鞋,结果,他们在场上玩得有多开心,鞋子就有多遭罪。许嘉阳穿着皮鞋上场打球,打了几圈篮球后,再去打羽毛球。本来穿皮鞋来回跑已是勉强,但因对手是崔精,他也乐于陪她打几场。只是下来后他发现,穿皮鞋打羽毛球是一个多大的错误,脚已经被磨破皮,伤得不轻。

“这附近有球鞋卖吗?”许嘉阳想去买双球鞋,但随后他醒悟般地说道:“有球鞋也没用了,脚都破皮了。”球鞋一时没法穿,但也不等于不能上场打球,许嘉阳笑了:“我可以将皮鞋脱了,光着脚上场。”

王星昊穿着休闲鞋来的韩国,但显然这鞋不如球鞋皮实。活动几天后,他发觉鞋子穿帮,一个大洞漏着风,没法再穿。刘瑞敏只得想法子买来鞋胶水,自己动手,总算粘上鞋帮,不用光脚打球。

在大田三星研修院还真有光脚踢球的先例。2004年三星杯,中国三位棋手打进半决赛,围攻李世石一人。休息日,周鹤洋想参与踢球,却没带球鞋,怎办?索性脱掉皮鞋,光脚上场。好在研修院足球场草层厚实,即便光着脚,也不用担心受伤。

韩国年轻棋手有在研修院合宿的传统,白天一起研讨棋局或者下训练赛,晚上组队打篮球和踢足球,快乐而融洽。这不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团建”吗?在习惯了在酒店比赛、各自关门打游戏的生活后,这种类似于团建的合宿并不仅仅是加深相互感情而已,还有更重要的,让整个团队充满一股精神气。

微信图片_20231120114746.jpg

日本棋手似乎都是孤独的存在,此次三星杯首轮全败后,只剩下依田纪基一人留在研修院,每天一个人在研究室里摆棋、看书,偶尔出外散步。“他怎么那么孤单呢,其他日本棋手去哪儿了?”不止一个人这么问道。别说依田,就是日本年轻棋手,也极少看到像韩国棋手那样一起打球、摆棋,阳光快乐。

网友评论(1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