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开启内弟子生活——赵治勋《我的履历书》(4)

作者:找借口安静点击:19982024-05-20 12:44

原址: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ZQOUD0479U0U4A400C2000000/


原题:趙治勲 私の履歴書(4)内弟子スタート

摘自: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赵治勋 名誉名人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需要放松一下


内弟子是指与师傅共同生活并学习的弟子。如今这种形式已经不多见,但过去在围棋界和将棋界是很常见的。

特别是木谷实老师,他对弟子的培养非常热心,只要认为有才华,不论国内外都会召集来培养。在40多年里,他总共培养了五十多名职业棋手。

我加入木谷道场的时候,是内弟子中最小的,大约有十个内弟子。除此之外,还有同样数量的走读弟子,加上老师的七个孩子,就这样我突然被丢进了这个近三十人的大家庭。

事先声明一下,入门后的四年里,我几乎没有什么记忆。这可能仅仅是因为年纪小,或者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痛苦,潜意识里把这些记忆抹去了——以下很多是后来听别人说起的故事拼凑起来的内容。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被安排去离道场有点距离的东京韩国学校上学,但没多久我几乎就不去学校了。也许是因为觉得课程无聊,或者是无法适应集体生活。我总是找借口说“周一到周五要忙于道场的围棋学习”,所以只在星期六才去学校上学。有时还会和喜欢围棋的校长下一些棋。

那段时间我每天假装去上学,实际上我去的是位于道场和学校中间的哥哥(赵祥衍)的公寓。因为哥哥白天几乎不在,我可以一个人安静地度过时间。在公寓画画、写文章、读书——。

当然,书都是日文书,我最喜欢的是吉川英治的作品。像《三国志》和《宫本武藏》这样的历史小说,我读得津津有味,日语也因此学得相对较快。对我来说,吉川英治的作品就像是我的教科书。

过上这种“隐居”般生活的原因,是因为道场里的弟子们围棋水平太高,导致我对围棋失去了兴趣。

在道场我们都是放任自流的,没有人会专门教你。木谷实老师只会在后面观察。想要变强,就必须和弟子们互相切磋。

刚开始的时候,前辈们还会说“来练练吧”,主动找我下棋,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里的水平和韩国的棋馆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他们不像在和林海峰老师的公开快棋赛中那样温柔地下棋。

特别是在当时,那个道场被称为“魔鬼之住所”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实力非常强的前辈。像后来获得二十四世本因坊称号的石田芳夫,名誉王座加藤正夫,以及佐藤昌晴和久岛国夫,当时还不是职业棋手,但已经具备了超过普通职业棋手的实力。

围棋是比拼地盘的游戏,但与这些前辈对局时,我刚围好的地,他们就会毫不客气地进来,轻易地就被破坏掉。反过来,我想打入他们的地盘,却总是被全部吃掉。每下一盘棋,我都会深刻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有多差。

规则是如果赢了,受让的子数会减少;如果输了,子数会增加。我一度在与石田芳夫的练习棋中被让到9子的局面。九子局被称为“井目”,是用来指导初学者的。“韩国的天才儿童”在这里毫无光彩。

如果晚来两三年,也许我能更勇敢地面对这些强大的前辈,但年少无知的我,精神上被击垮了,心态也随之崩溃。在这个重视自主性的道场里,更没有大人会责骂我“你给我好好学习”。

网友评论(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