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棋院独立70周年纪念13 半世纪苍茫过眼(中) ​

作者:易非点击:139302020-11-26 18:16

(八)铁道爱好者


两桥本巅峰期过后,关西棋院群龙无首二十年,直到结城聪出现。


结城聪生于1972年,完全成长于关西棋院的承平年代。他师从佐藤直男,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被当成栋梁培养,也不负众望,1984年十二岁定段,在当时的关西棋院仅次于桥本昌二和东野弘昭,1991年十九岁即打入快棋锦标赛决赛。此后,结城聪1993年击败三村智保首夺新人王,1995年力克林海峰登顶快棋锦标赛,在那个四五十岁争夺天下的时代自然成了备受瞩目的超新星。1999年,二十七岁的结城聪与当时已是七十二岁高龄的杉内寿子搭档出战日本第5届混双赛,大竹英雄在赛前发言时说:“这对组合如果进入决赛,围棋爱好者的人数能增加100万。”


杉内寿子是一直活跃在棋坛第一线的传奇女棋手,虽然未能打入决赛,但杉内与结城的“祖孙组合”在当届比赛中将卫冕冠军小林光一/小林泉美父女淘汰出局,亦传为一时话题。


由于今村俊也后继乏力,“东依田,西今村”的说法很快换成了“东依田,西结城”。与今村难有与依田纪基相媲美的实绩相比,结城聪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成长期的确给了依田追赶的压力。1990年两人会师第15届新人王战决赛,1997年结城聪向依田纪基的碁圣头衔发起挑战。最有对抗意味的是,1996年日本棋院《棋道》杂志特别策划了题为“平成名胜负”,依田和结城各有16小时保留用时的复古比赛。依田一向以和服木屐的形象示人,江户武士感十足,结城则是三十年不变的“和尚头”发型,也给人棋僧苦修的印象。由他们二人来重现日本幕府至战前时期的长考围棋盛况,再合适不过了。


但到了二十一世纪,步入而立之年的结城聪渐渐被依田纪基甩到了身后。产生差距的原因,被认为是两人所处环境的不同所致。经过多年奋战终于冲破“六超”壁垒,依田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时代。而这段时期,结城在做的都是终结关西棋院停滞多年的尴尬纪录:2003年战胜羽根直树加冕鹤圣战冠军,是该比赛创办二十五年以来关西棋院首次尝鲜;2005年力压山下敬吾获得棋圣挑战权,是1977年第1届棋圣战桥本宇太郎以来,关西棋院棋手时隔二十八年在七番胜负中登场;同年击败张栩夺得第14届龙星战冠军,为关西棋院第一人;2009年NHK杯夺冠,是关西棋院时隔二十四年的捧杯……愈行愈远。高度取决于厚度,这是一句至理名言。


令关西棋院心心念念的,当然是暌违三十年的七大头衔。1997年起,结城聪四度挑战碁圣,一次挑战棋圣,一无所获。眼看着就要抵达不惑之年,进入走下坡路的年纪,结城到底还是靠着自己的坚韧逆天改命。2010年,他在第36届天元战中3比0横扫山下敬吾,为关西棋院独立六十周年送上了大礼。故事还没有完,如同前辈桥本昌二一样,在棋坛雄主即将霸业合拢的那一刻,结城从斜刺里杀出,2013年挑战井山裕太十段成功,令井山的制霸版图生生缺了一角,七冠直到2016年才得以拼全。井山裕太可是小他十七岁的关西后辈,有此一功,结城聪的棋手生涯当可欣慰。


四十年坚守棋枰的结城聪。


因为在四十岁的关口爆发,结城聪成了此际孱弱无比的日本围棋重要的国际比赛代表。也正因如此,他在与小自己二十岁上下的中韩虎狼之师的拼搏中,经常毫无还手之力地败下阵来,由此常受“鱼腩”之讥。实际上,这种说法对于结城聪是不公平的。以长击少,在今天的围棋界无疑是以卵击石。结城国际比赛的黄金岁月,是他三十岁出头的时候,那时频频击败李世石、王磊、古力这些力战专家,打入春兰杯、丰田杯、富士通杯等世界大赛八强。即便四十岁前后,结城聪在亚洲杯、梦百合杯等国际比赛里也留下了淘汰子侄辈的姜东润、陈耀烨、江维杰、李钦诚等人的记录。虽然无法如六超一般高龄争冠夺亚,但毕竟时代不同了,结城聪能在一线奋斗二十年,已经是不让前人的业绩。


结城聪是快棋高手,共拿过十一次快棋冠军,他国际赛场的最高点也是2010年第22届亚洲电视快棋赛亚军。可是当年决赛结城聪执黑中盘负于孔杰这盘棋,却是胜率高达98%的绝对赢棋认输。此局结城大局流畅,40手过后胜率就高达95%以上,此后白棋几度搅局,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黑方占优。但由于白棋在右边黑大本营中掏活一块,白176瞪圆两眼后结城竟然斗志全失,索性认输,实际上黑棋只要去左上活角就是赢棋,本局当时就被聂卫平评为“二十一世纪最大冤案”。既坚守理想矢志不渝,又心理脆弱潦草了事,两种极端的情绪如此奇妙地结合在同一个人身上


生活中的结城聪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最大的爱好是一个人坐火车。日本铁道爱好者人数甚众,但在围棋界,结城聪可能是最狂热者。只要能坐火车,他一定拿着列车时刻表规划路线,独自行动。年轻时代,他一个人乘车从大阪到广岛、山阴地区旅行,还追着热衷的Wink组合巡回演唱会在四国地区游历。


精准地计算每一趟列车的运行时间,在轨道上颠荡着,窗外的山海风光逐次后退,寂寥的心绪渐渐散开,这是孤独的思想者的写照。放在五十、一百年前,传统围棋界需要这样的寂寞高手形象,但时代加速,低龄称王,体育竞技的色彩掩盖了一切,即便身为关西棋院几十年出一位的最强者,在如今的世界棋坛也很难被称道什么。


网友评论(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