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业余赛中拿到职业首冠的21岁青年康又赫 韩国棋手的曲线救国

作者:丁未点击:138722022-10-05 12:24

10月1日至4日,韩国第4届安东柏岩杯围棋公开赛最强组在庆尚北道安东市连续进行。决赛中,生于2001年的康又赫击败前辈李元荣,夺得人生首冠。这项比赛原为业余大赛,前三届名为“储蓄银行杯”,从2018年第2届起允许职业参加,到第4届彻底成为职业棋手占主角的赛事。


冠亚军在古色古香的赛场合影留念。


在2014年至2019年的五六年间,韩国职业比赛迅速萎缩,众多传统棋战如国手战、天元战、十段战、物价信息杯、女子名人战,新兴比赛如ollehKT杯、赛马杯等纷纷停办,职业棋手陷入无棋可下的巨大困境。有一段时间,韩国向全体职业棋手开放的国内比赛只剩下GS加德士杯和龙星战两项,后者还是日本企业赞助。那段时期韩国围棋在世界赛场被中国压到抬不起头,每年世界冠军数对比都居于劣势,与职业比赛环境的困窘密切相关。


第4届柏岩杯最强组预选赛在安东市庆北高中柏岩馆打响,与此同时,按年龄、地域分为团体、个人赛的业余各组别也一同开战。


这样的背景下,多项业余比赛为职业棋手打开大门,如卢史楚杯、闻庆鸟岭杯,包括储蓄银行杯,均破天荒地设置有一定奖金的“最强组”,由此出现了2017年世界冠军姜东润屈尊纡贵在第11届闻庆鸟岭杯业余赛中夺冠的离奇场景。那次比赛冠军奖金仅为700万韩元,即便按照当时的汇率,也不过4.2万元人民币(如今降至3.5万元),而那段时间又是围棋人工智能实力超过人类的节点,为围棋界传统与尊严造成的心理落差和打击不可以道里计。


第4届柏岩杯半决赛、决赛赛场设于赞助商柏岩教育财团理事长金昌汉的父亲金义镇(音译)故居“玄德斋”,金义镇的号即为“柏岩”,由此得名。


随着韩国棋院领导层动荡告一段落,2020年初林采正总裁与梁宰豪事务总长的管理架构确立,职业比赛逐渐恢复。新设立最强棋手赛、韩国棋院锦标赛、YK建机杯,复活名人战、女子棋圣战,新锐、女子棋战多有新增。同时,业余比赛允许职业棋手参加这一条艰难岁月里“野蛮生长”出的偏锋政策,也被继承下来。如2019年首创的总统杯业余大赛,2020年开始向职业棋手开放,2022年的冠军获得者是世界冠军崔哲瀚。事随时迁,此时的崔哲瀚再无当年姜东润“与业余棋手抢饭吃”的苛责困扰了。


“柏岩故居”为传统韩式建筑,久违的韩国棋手盘坐对局一景。左为李元荣,右为康又赫。


决赛现场。


受疫情影响停办两年,2022年重新开张的安东柏岩杯也成了迫切需要比赛机会的年轻职业棋手的广阔疆场。2018年第2届储蓄银行杯限定等级分50名以后的职业棋手方可参赛,金真辉夺得最强组冠军,奖金已涨至2000万韩元,远超同类比赛。2019年更放开资格限制,洪性志在决赛中力克申旻埈,拿走3000万韩元的冠军奖金,这与韩国传统职业赛事的规格已经区别不大了。


第3届冠军洪性志(左)在第4届八强赛中不敌李昌锡(右),李昌锡也未能实现突破,半决赛负于李元荣。


2019年第3届储蓄银行杯中,崔精连胜金庭贤、吴侑珍、姜东润、成为韩国首位打入非限制棋战四强的本土女棋手,名震一时。时隔三年,储蓄银行杯改名柏岩杯(因赞助商换为柏岩教育财团,但柏岩教育财团理事长金昌汉就是储蓄银行原会长金仁汉的弟弟,金仁汉目前担任韩国棋院副总裁),仍为崔精授予了外卡。此外,报名棋手中等级分靠前的卞相壹、朴键昊、朴河旼、李昌锡与另一张外卡获得者金志锡直接作为种子进入本赛,申真谞、朴廷桓、申旻埈等高手放弃参赛。


外卡选手崔精本赛首轮败给金庭贤(左),没有再现上届的女性奇迹。


金志锡与崔精同病相怜,第一轮就被朴进率(右)淘汰出局。


其余报名的95位职业棋手与通过选拔的20名业余棋手10月1、2日先行赶赴安东市,经两天四轮预选赛,产生10位棋手共同组成本赛十六强。比赛采用每方20分钟后每步棋增加20秒的加秒制,冠亚军奖金3000万、1000万韩元(约合15万、5万元人民币)。本赛同样在3、4日两天内完成四轮,赛程安排为每天下午连下两盘,是非常考验体力的激战。


一代传奇李昌镐也出现在安东市的预选赛场,令人倍感震惊,据报道这是他第一次在体育馆中对局。预选赛只为进入决胜轮的棋手提供30万韩元(约合1500元人民币)的对局费,李昌镐在击败生于2008年的小初段郑峻宇(右)后,小组半决赛不敌金庭贤,连安慰性质的津贴都没有拿到。此外,业余棋手仅有两人打到预选最后一关,无人闯到本赛。


参赛棋手中排名最高的卞相壹也出师不利,本赛一出场就败给安国铉(右)。安国铉八强赛同样输给了金庭贤。


四天下来,笑到最后的是2015年定段,如今已21岁的康又赫五段。他预选赛连胜梁寓皙五段、吴亨锡业余(音译)、金炯佑九段、白现宇四段,打入本赛后再胜尹闵重四段、朴进率九段、金庭贤八段和李元荣九段,以四天八连胜的佳绩豪取人生首冠,并根据韩国棋院规定升为七段。在此之前,入段七年的他最好成绩仅为2019年第7届英才战亚军。


连破话题棋手的金庭贤半决赛完败给康又赫(左),从现场布置来看,赛场原为主人卧室。


决赛原为执白的李元荣明显优势,但因在下方盲目出击,很可能出现看错征子的大错觉而一败涂地。


夺冠的康又赫幸福地说:“完全没想到能拿冠军,就像在做梦一样。这次夺冠是我获得自信的契机,今后也将努力取得好成绩。”现年30岁的李元荣好局痛失,无缘继8月国手山脉杯韩国国内赛后荣升“双冠王”,也大度地向后辈表示祝贺。无论重要与否、规模大小,每一项比赛对于参赛者,特别是优异成绩者,都是毕生难忘的回忆和未来进取的动力。


独自捧杯的康又赫笑容难以抑制。


职业棋手抱走奖金,不同年龄、阶层的业余爱好者也获得奖杯、奖品,喜悦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