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新绎杯特写:路途遥远望而却步,尝试两招化解

作者:谢锐点击:61972024-05-14 15:45

(转自 体坛周报)

     记者谢锐北海报道  报名参加首届“北海新绎杯”世界围棋公开赛中国预选的棋手共192人,其中公开组154人,女子组38人,比赛共分为24组进行,平均每个组仅8人,赢三盘甚至两盘即可出线。而出线后,本赛首轮对局奖金即高达3万元,那为何参加预选的棋手没有蜂拥而至呢?

     中国围棋协会公布的四月等级分排名中,活跃棋手共有430人,除去直接参加本赛的5人,报名参加本届“北海新绎杯”的棋手人数不到一半。对比一下2023年第二届烂柯杯预选和2017年首届新奥杯预选参赛人数,就会发现此次来北海参赛的棋手比例偏低。

     第二届烂柯杯中国区预选赛共225人参加,共分为14个组,平均每个组16人,共进行四轮比赛;2017年首届新奥杯综合预选赛共382人参赛,其中中国棋手248人。参赛人数过多,当时的中国棋院二楼、三楼都被使用,挤得满满当当。

     此次“北海新绎杯”参赛人数为何偏低,不妨看看世界冠军范廷钰九段的说法。他在野狐人气争霸赛晋级决赛后,当即在线回答了一些热点问题,其中就有没有参加北海新绎杯的缘由。

     范廷钰说,预选赛在外地,舟车劳顿,食宿、机票自理,加上北海也比较远,所以会多考虑一些。现在参赛有时候会看心情,如果状态好,就多参加一些,有时候也会放弃一些比赛,也不仅仅是因为食宿费、路费,掏不起这个费用。因为会考虑,下得好进入本赛,心情还可以;要下得不好,财力、精力和等级分都会受影响。今年的应氏杯选拔,他也没参加,但LG杯选拔就去了。还是看他自己的身心状况,希望在一线多维持一段时间。

     北海距北京和杭州这两处棋手聚集地偏远,一些成名棋手如范廷钰首先考虑的不是费用,而是状态;但对于大多数低段棋手而言,参赛费用则是他们的优先考量,像临近升段的尹成志二段、叶子萌初段都没报名参赛,放弃可能升段的大好时机,他们顾虑的还是参赛成本。

     也因此,烂柯杯也好,北海新绎杯也好,公开预选还是可以考虑安排在北京、杭州这些大城市进行,韩日棋手均可直接到达参赛。只要宣传报道组织到位,冠名赞助效应同样能达到最高值。  

     公开预选会成为世界围棋大赛的主流,参赛人数只会越来越多。不可否认的是,棋手们必须直面参赛成本,尤其是跨国、跨地区参赛,一旦落败随即一无所获打道回府,实在残酷。参赛人数多时,轮次不少,辛辛苦苦打至最后一轮,输了后却前功尽瘁,承受的精神打击更大。

     因此,不妨考虑在公开预选的最后一轮发放对局费,胜者进入本赛后有不菲奖金,给予败者一定的对局费,相当于多日奋战后的一点安慰补偿,这既是一种人性化考量,也对参赛棋手们一大鼓励。

网友评论(3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