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桐山杯以跪姿比赛 古力:我跪不过张栩啊

编辑:小石点击:198612013-03-29 13:40

自1999年阿含·桐山杯创办以来,中日阿含·桐山杯对抗赛随之诞生,前13届对抗,日本棋手先是四连胜,而后九连败。现在又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了。

中日阿含·桐山杯是目前唯一的中日围棋双边对抗赛。中日围棋对抗极盛时有过中日名人、中国天元、中日NEC杯冠军对抗赛、中日阿含·桐山杯对抗赛等对抗,时至今日,仅有中日阿含·桐山杯对抗赛在继续。前四届比赛,日本连胜,此后日本棋手就再也未能获得一胜,通算已是9连败。

出战的中国棋手有古力九段、刘星七段、孙腾宇七段、邱峻九段、朴文垚九段;代表日本出战的有加藤正夫九段(已故)、张栩九段、井山裕太九段、羽根直树九段、山下敬吾九段,自2003年古力率先在中日阿含·桐山杯对抗赛中取胜后,自此日本棋手就再也未能取胜一胜。

客观而论,在这9连败中,日本棋手至少错过两次明显的获胜机会。2007年张栩九段执白对刘星七段之局,张栩在小官子阶段连出两处失误,终以3/4子的最小差距落败;2009年羽根直树九段执白对孙腾宇七段之战,中盘时孙腾宇败势浓厚,羽根的前半盘功力得以施展,但这之后羽根节节退缩,孙腾宇极尽各种逆转之能事,终于翻盘。

其他7次交手,日本棋手则无明显胜机,最近两届,邱峻九段VS山下敬吾九段、朴文垚九段VS井山裕太九段,日本棋手几无还手之力,均为中盘脆败。

尽管阿含宗管长桐山靖雄老先生表态,输赢不重要,友情才最重要。但他还是开玩笑说:“日本棋手再输的话,那明年只有我上场了。”输多了,日本棋界对这项比赛的获胜之渴望已无需遮掩。古力前来日本参赛前,已得到日本棋院的明确通知:比赛仍在京都阿含宗总本部蜗牛庵举行,但室内铺榻榻米,用日本传统棋墩,棋手只能以跪坐姿势对弈。期间棋手可以盘腿就坐,但依照中国棋院围棋部部长王谊的说法,“那样更难受,时间长了,还不如跪坐。”

不管是跪坐还是盘腿坐,这样的对局姿势对古力来说肯定极不舒服。中国人没有跪坐的传统,这一盘棋下来,仅仅是跪坐这一关,就很难熬。古力问王谊:“难道不能争取一下吗?张栩从小在日本长大,他能适应跪坐,但我一时半会没法适应啊!”王谊回答:“这事已经跟日本棋院交涉过两次,他们明说了,你们都赢了这么多,这次就遵循日本对局传统吧!”

这样的传统也是在近两年才开始提出来,2009年古力来京都阿含宗总本部参赛,同样是蜗牛庵,拜访的却是桌子和椅子,古力与张栩坐在椅子上进行比赛。但2010年邱峻出战时,日方就提出必须依照日本传统方式进行对弈。可怜邱峻,跪不了一会干脆一屁股盘腿坐在地上对局。赛后他说:“其他都还好,就是盘腿不太舒服。”

古力这次又将面对跪坐难题,人高腿长的他跪坐于榻榻米上进行3个小时对局,感受不难想象。在日本举行的中日阿含·桐山杯对抗赛规则是每方1小时,而后1分钟读秒。在中国进行的话,规则又有所不同,为每方10分钟保留、30秒一步的快棋赛制。中日阿含·桐山杯对抗赛在日本比赛的时间要长出许多,现在古力又不得不跪坐对局,这其中的苦只能默默承受了。

点赞4
网友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