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勤勉、下功夫、积累——藤泽一就专访(上)

作者:找借口安静点击:12782024-02-26 11:17

图片

原址:https://nihonkiin.net/n/n200f9c9f737b#30574367-cc12-4af7-9581-44cea0d6f35a

原题:努力と工夫、積み重ねの軌跡【藤澤一就八段特別インタビュー・前編】

摘自:棋道web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我怎么会这么忙?


图片


培养了诸多有望棋手的藤泽一就,在这一次采访中对培养孩子们的秘诀以及围棋普及等,对各方面发表了自己的想法。上篇针对藤泽一就的轨迹以及从小培养的好处。


藤泽一就:1964年8月12日生于东京都,新宿儿童围棋教室的代表。1981年定段,1999年八段,所属于日本棋院东京本院。其父藤泽秀行名誉棋圣,其女藤泽里菜七段。门下生有关航太郎九段、本木克弥八段、沼馆沙辉哉七段、广濑优一七段、寺山怜六段、上野爱咲美五段、木部夏生三段、青木裕孝三段、藤井浩贵二段、竹下凌矢二段、飞田早纪二段、河原裕二段、上野梨纱二段、柳井一真初段、竹下奈那初段。


图片


成为棋手的轨迹


藤泽一就在小学1年级的时候在围棋会所学棋,但是一度远离围棋,开始去学算盘。小学6年级的时候,藤泽秀行问他:“你想不想成为职业棋手”,然后强行重新捡起围棋。不过那个时候他只有10级的水平。不知不觉就成为了院生,然后萌生出了“原来我要成为职业棋手”的想法。但是成为院生时候,遇到的一切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当时成为院生之后感受如何?

藤泽一就:那个时候还没有像现在那样的儿童围棋教室,就在围棋会所下棋。那个时候我大概有业余2段的水平,以前的院生还用的让子制度。所以我的起步还是很晚的,然后我在成为院生之后,被比我小的孩子让了3个,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的。


——定段赛开始前的几个月,你进入了院生前10,听说你从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需要冲击职业棋手了。

藤泽一就:当年的定段赛一年只有一次,如果错过机会的话就要再等一年,那个时候就想自己要怎么去备战,为此费尽心思。那个时候我也不和任何朋友见面,也不去日本棋院,因为只要去了那边,就有人会说“我们去打保龄球吧”。


——每天学多少时间呢?

藤泽一就:基本上除了散步和围棋,还有看书,其他没做别的事情。那个时候应该没有学10个小时,不过那个时候只有摆谱和死活题这一类练习手段,所以也很痛苦的。特别是摆谱,那个时候的棋谱就是手写,一张棋谱经常会有将近300手棋。然后把这些棋谱写下来然后摆谱,对孩子们来说还是很痛苦的。现在用电脑就可以摆谱了,真的轻松了很多。


——16岁那年,第一次定段赛就成为了职业棋手。

藤泽一就:真的是运气好,对我来说只能拼命了。就连散步的时候也在想死活题的事情。最开始我拿到6连胜之后,输掉了一盘棋,记得那个时候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连败。


——定段之后,藤泽秀行也没有对你说些什么?

藤泽一就:就说了“真不错,想要什么奖励,表还是钢笔?”,我回答了不需要,但是父亲最终送给我一块棋盘。


图片



只能培养孩子们


——2000年开办儿童围棋教室的契机是什么?

藤泽一就:当时日本棋手在富士通杯没机会争冠后,就在想“需要培养能驰骋于世界大赛的孩子们”,于是就开办了围棋教室。不过我没有什么成就,也不会有很厉害的孩子们来到我这里,最开始我就是教教初学者了。


——成长到现在的儿童围棋教室又是什么轨迹呢?

藤泽一就:围棋教室刚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棋魂》就已经开始连载了,最开始有13名学生。在动画版播出之后,学生一下子就变多了,一度有180人。不过动画结束后学棋的人开始减少,只剩下一半左右。那个时候其实也有很多儿童围棋教室倒闭,我们其实也遇到了很多困难。


——现在学棋的孩子们都是几岁呢?

藤泽一就:基本上是初中生,现在教室里有4岁到初中生的小棋手,比例最多的是6岁到10岁的孩子们。每周学棋一次的孩子们有80%。当然还有很多孩子需要考高中,很多孩子们学到小学4、5年级就不学了。


——现在学棋的孩子们有多少人呢?

藤泽一就:从不到100人的情况下慢慢增加,疫情之前有220人,现在大概有170人的样子。为了让孩子们坚持学棋,我们也需要做出努力。让他们有动力学棋,然后努力想办法让他们提升实力。


——经常听你说,想要成为职业棋手,就需要让他们从小学棋。

藤泽一就:事实确实如此,但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孩子都不愿意下棋。对我们来说让他们下棋,让他们有动力下棋是一大难题。


图片



一切都是积累


——指导孩子们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

藤泽一就: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下出好棋的时候要夸他们”。不过每一个时期和时代的孩子们都不一样,每个人也不一样。我觉得其他领域也是一样的,表扬他们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确实如此,很多方法并不是对所有孩子们都适用。

藤泽一就:比如说,在围棋领域之外,我们经常看到最好的指导方法是什么之类的,我完全不相信这些,这到底是以什么为基准的,我们需要时刻改善自己,然后努力达到最好的状态。在这方面积累还是非常重要的。


——藤泽一就让孩子们有动力,然后非常重视孩子们的自主学习。比如说让他们坚持做死活的话,有没有诀窍?

藤泽一就:这方面各个年龄段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成果可视化”。这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事情,需要和家长商量的前提下才能实现。比如说孩子在家里做了10个死活题,妈妈奖励孩子一张贴纸之类的,让孩子们可以看到完成课题后的东西。对孩子们来说,能让他们开心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这方面需要孩子和家长一同商量才能实现。


图片



师傅变成星飞雄马


——据说关航太郎和上野爱咲美小时候不太听话。

藤泽一就:小时候他们确实不会主动学棋。


——你是通过什么方式让他们学棋的呢?

藤泽一就:与其说让他们有动力,我觉得他们在家里学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就让他们在教室里下棋。基本上就是我亲手来带他们下棋了。那个时候我经常下1打5的指导棋。


——听上去还挺麻烦的。

藤泽一就:所以有人就说,“以前弟子是星飞雄马,师傅是星一彻,最近是师傅变成星飞雄马了(译者注:详情参考《巨人之星》)”。教棋的人也需要努力,也要下功夫,当然需要学很多的东西。以前就连儿童围棋教室都没有,基本上就是自己学棋然后努力成为职业棋手。比如说一整天都泡在围棋会所下棋。我开始办儿童围棋教室,是觉得如果学棋的孩子们人口差不多,只要有更多孩子们要成为职业棋手,必然会出现天才棋手。我们当然要为增加下棋的孩子们努力,还要考虑如何增加学棋的孩子们,并且提升实力,这都是我们需要反复努力的地方。像关航太郎和上野爱咲美,他们都是5岁的时候来到围棋教室,6岁的时候关航太郎有级位水平,上野爱咲美有段位水平,然后和广濑优一一起组成了冲段组。


——起点还是很早的。

藤泽一就:到了他们有业余5段或者6段的水平,再看他们的棋还不错的话,任何人都会觉得这孩子有才能。但是我们不能等着他们慢慢成长起来,要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努力让他们尽早提升实力。


图片



越早越好的理由


——让孩子们尽早冲段有什么好处呢?

藤泽一就:除了让他们早点定段,其实还有一个理由。在冲段的时候,不排除想法会有改变。如果有别的想法,比如在小学高年级的话,可能就来不及考初中了。比如说小学3、4年级的孩子,实力很强也喜欢下围棋,但是如果他们想要考初中的话,这样时间就还很充裕。所以综合来看肯定是越早越好。这样今后他们的选择项会更多,对孩子本人来说也是为他们好。


回顾历史


——青木裕孝曾经说:“如果这一年不行的话,我就打算另找方向了”。

藤泽一就:青木裕孝是特例,他是被初高中一贯制的学校推荐录取了,在他之前其实还有一个同样考进这所学校的弟子,那个时候他也在冲段,不过到了5月份的时候棋局的内容变得很糟糕,就问他:“最近怎么了,是学校的学习开始忙起来了吗”。然后就回答:“初高中一贯制的学习很累,每天都要花到3小时学习”。然后我就说:“那样的话成为职业棋手可能就有难度了,你需要在学习和围棋中选择一项才行”。过了几个月他就不学棋了。不过6年之后他进入了国立大学,然后又过了4年,他就来到围棋教室帮我忙了。说实话我心里面还是很希望他当时能成为职业棋手的。


图片


——青木裕孝也在那所学校学习的话……

藤泽一就:青木裕孝也是同样的情况,5月的时候我问他:“棋局内容变得糟糕了啊,学校的学习是不是忙起来了”。然后就给我同样的回答,他当时是说:“学习和围棋都会努力”,但是高中2年级的时候,在放暑假之前突然联系我,他说:“不去学校,想去道场”。或许他意识到自己要去学校之前,肯定会有反对的声音,不过家长是不会和我商量的。有一些事情可能是我不得而知的,最后他在高二那年退学,来到了道场,并且在那年冬天的定段赛中成为了职业棋手。


——原来如此,成为职业棋手之前原来有这样的故事。那你是怎么知道青木裕孝他是想要把两件事都做好的呢?

藤泽一就:5月份知道原因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肯定是两条路都想努力。这种人只要学棋的量变少之后,就可以从内容反映出来状态。如果对两件事很均衡的话,或许还不会这么早就发现。


从小培养的好处


——能否分享一下定段赛的故事。

藤泽一就:河原裕在定段赛期间我让他去坐禅,之前有12名棋手成为了职业棋手,我都没有让他们坐禅。他是有一段时间遭到连败,然后打电话和我说:“今年恐怕也不行了”,然后看了对阵表发现排在前面的棋手之后会有直接对决,只要河原裕赢下来就有机会定段,这星期你就去坐禅吧,重新调整一下心态。


——定段之后听到过很多故事,但是坐禅的故事我还第一次看到。

藤泽一就: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他这人很有可能在半途中崩盘,这个时候我需要给他一点激励才行。不过先去坐禅的话,成绩有可能反而要出问题,所以我就想到如果他的状态出现问题之后,再让他去坐禅。这件事情我也和他的妈妈沟通过,她也说:“请务必带他去”,然后他妈妈就带他去坐禅了。最后他就以第一名的成绩成功定段。


——准备工作看来得到效果了。

藤泽一就: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能用这个方法,输棋的时候心态上有可能会有负面的想法。就在想如果有这些情况,对他而言会有什么情况。我们围棋教室也有道场,不过是从儿童围棋教室开始的,河原裕从小就在我这里学棋,之前定段赛的情况我也很清楚,所以事先就想到如果这一次还出问题的话该怎么解决。最后想到的是让他去坐禅,然后找准一个最好的时机去坐禅。


图片



师傅的作用


——听你说了这么多,当时河原裕有可能会因为连败而一蹶不振。

藤泽一就:我觉得对他来说坐禅是必须的,但是其他人让他们去坐禅或许一点左右也没有。正因为看着他长大,我才想到了这个方法。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间坐禅,我都帮他想好,如果我不帮他做到这些的话,他或许也不愿意去。


——感觉像是经纪人一样的。

藤泽一就: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话,他的任何倾向都一清二楚。我就想办法把这些倾向转换到好的地方去。如果有的孩子不听话的话,可能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河原裕他还是很自觉地去坐禅,然后用自己的实力拿到了职业棋手的名额。早点成为职业棋手可能是好事,但是对今后的人生有什么影响,对这个孩子来说是不是最好的就不得而知。毕竟正常上班或许才是最幸福的事情,所以成为职业棋手之后,能像关航太郎和本木克弥一样有成绩是最好的,毕竟胜负的世界是非常残酷的。


沼馆沙辉哉不断地努力


——能用对局费过上好日子的棋手确实不多。

藤泽一就:我经常表扬沼馆沙辉哉,当然我不是和他本人说,是和周围人说。他并不是刚开始就有成绩的棋手,但是最近几年一直参加NHK杯。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刚开始能有成绩的孩子,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的状态,但是如果状态下滑的话,可能就没有学棋提升自己的心态了。


——在看不到结果的情况下,学棋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藤泽一就:当然,他本来就很有实力。不过不像寺山怜在广岛铝制杯拿到两次冠军,在NHK杯拿到亚军,或者像本木克弥一样早早地进入循环圈,他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然后现在进入了棋圣B组循环圈。


——沼馆沙辉哉是慢慢积累,然后出成绩的。

藤泽一就:我对他的家人也说:“如果能参加NHK杯的话,就还有机会。不然如果不从事普及工作的话,会非常艰难”。现在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便成为工薪阶层,现在或许没有以往这么安定。现在能让人安定下来的标准下滑或许也是一个原因。

网友评论(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