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电影《碁盘斩》——因围棋之爱而结出的精益求精的作品

作者:找借口安静点击:31242024-05-23 10:35

原址: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S5K24LWS5KUCVL006M.html

原题:囲碁愛が結実した妥協なき映画「碁盤斬り」 江戸を再現、極めた細部

摘自:朝日新闻

图片:《碁盘斩》制作委员会

作者:大出公二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睡眠大于一切


电影《碁盘斩(碁盤斬り)》于5月17日上映,这部充满围棋对局场景的影片,终于实现了编剧加藤正人多年来的电影化梦想。由白石和弥导演的细致入微的画面,即使不懂围棋的观众也能感受到胜负的气息和围棋的魅力,是一部独特的时代剧。
相比于在藤井聪太热潮中的将棋,我作为围棋记者从未想到围棋能登上电影的主流舞台。这部电影由《孤狼之血》系列的白石和弥导演执导,草彅刚担任主演,配角包括清原果耶、斋藤工、国村隼、小泉今日子、中川大志等实力派演员。看到他们在银幕上放置棋子的场景,我不禁热血沸腾。
故事发生在江户时代。草彅刚饰演的柳田格之进被诬陷,被迫离开家乡彦根藩,失去了妻子,与女儿在江户的贫民长屋中生活。他秉持清廉正直的原则,绝不做曲折之事,在围棋上也是以堂堂正正的棋风达到了高手的境界。有一天,他从旧友藩士那里得知了冤案的真相,决心向陷害自己、害死妻子的仇敌复仇。
草彅刚等演员们接受棋手指导
围棋场景从动作到对话都非常真实。棋子使用的是当时的扁平棋子,而非现代的厚重棋子。拍摄得到了职业棋手的协助,草彅刚接受了奥田菜四段的动作指导。棋谱由前名人高尾绅路九段从江户时代的古棋中选取或创作,关西拍摄现场由日本棋院关西总本部的岩丸平七段全程指导。
岩丸平的妹妹因丈夫是电影工作人员,想让岩丸平帮忙,就说:“黑帮电影导演要拍围棋电影”,在不知道剧本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请求,岩丸平回忆说:“过程非常艰辛”。

图片

在多人对局的围棋会所场景中,为了确保从任何角度拍摄都自然,所有的棋盘上都摆放了不同的棋谱。围棋的拍摄现场他全程在场,每个镜头都要回答导演的“这怎么样?”,即使有违和感也很难说出来,导演见状会宣布重拍。他在场了一个半月,与副导演的邮件往来超过200封。
岩丸平说:“导演说‘不想让懂围棋的人觉得不对劲’,这种心意让我很开心”。在试映会上,他因担心负责的部分拍得如何而无暇享受剧情。“下次要去电影院好好享受。”
影片细节的考究不仅限于围棋场景。无论是有众多临时演员穿行的巷道场景,还是草彅冈与斋藤工的剑斗场景,观众能够沉浸在画面中,是因为考虑到了每个细节。因为剧情流畅无破绽,观众能更深入地进入剧情。听了岩丸平的幕后故事后,我对此深感同意。

图片

编剧加藤正人以古典落语《柳田格之进》为题材撰写剧本,他说:“我想在令和时代描绘出日本人最为重视的,从江户时代开始在故事中所珍视的高贵英雄形象”。
主角格之进因其正直性格而甘于清贫,在现代难以成为英雄。即将年满六十的我,性格早已扭曲,坦白说,我会想“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吗?”,加藤先生早已预料到这种反应。
然而在故事最后,他加入了落语古典中没有描绘的格之进形象。作为武士道精神化身的格之进会如何改变?影片结尾与现代复杂社会中人们的生存方式这一主题相呼应。格之进弈出的大胆一手,开启了人生新局面。

描绘名人孤高精神的编剧 加藤正人
我一直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逐一拍成电影。第一部是赛艇运动。当时我和白石和弥导演以及主演香取慎吾合作了《待风平浪静(凪待ち)》(2019年)。接下来我想拍围棋的电影。其实早在2017年,我就根据著名落语节目《柳田格之进》写了一个故事情节,并进行了多次修改。在《待风平浪静》上映后,我把这个剧本给白石和弥导演看,他马上表示想拍。

图片

说实话,我以为导演不会对我写的故事感兴趣。因为他的电影通常都是描绘非常激进、强有力的主人公,他们要么是杀人犯,要么是黑帮成员。而这次的主人公柳田格之进是一个温和且清廉正直的人物,我担心这样的角色会显得乏味。导演能对此产生兴趣,令我既意外又非常高兴,可以说是幸运的。
导演早就想挑战未拍过的时代剧,恰好我的情节想好了,他便接受了这个挑战。随着主演草彅刚的确定,我开始写剧本。经过多次修改,最终用了三年半的时间完成了。
现在的电影大多改编自小说或漫画,原创剧本的大制作电影机会很少。这次的故事我进行了大幅度改编,成为了我的原创剧本。我怀着绝对不能浪费这个机会的心情,开始创作剧本。

图片

围棋被认为很难,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体会到它的趣味。尽管围棋规则简单,但是围棋很深奥且很自由,能够体现每个人的风格。市面上围棋题材的电影不多,我希望能写一部包含对局场景最多的电影。我希望更多人能觉得围棋是一种很棒的游戏,并尝试去下围棋。

然而,表现围棋的方式非常困难。在电影中解释规则是不可能的。但通过演员的表情、情境和画面,观众可以理解谁占优、局势如何以及面对了怎样的危机。
围棋被称为战略游戏,那种大局观和平衡感对人格形成有巨大影响。我认为被称为名人的人们在精神上非常平衡,是人格者。我想描绘这种孤高且美丽的精神。这本来是日本人一直珍视的品质。从江户时代的故事中就有这种高尚的英雄形象,我希望在令和时代重新描绘这样的形象。日本人的美丽形象从歌舞伎、文乐、落语等日本古典艺术中延续至今。我强烈希望让现在的年轻人看到这种优秀的精神。

图片

我出生时正值日本电影的黄金时代,《七武士》、《东京物语》等优秀电影层出不穷。我一直想写能继承日本电影历史的正统剧本。现在这种电影很少了。以棒球作比喻,以前的正统电影是直球,不靠变化球取胜。直球是最强的球种,但也最难,必须是极其快速的直球才能避免被打击。如果能投出直球,即使对手知道也会挥棒落空。我一直梦想能拍一部正面交锋、充满力量的电影。
传统日本文化中的人物形象,与现代有所脱节,但我觉得其中保留了一些美好的东西。描绘这种角色或许在商业上难度很大,但每个想要表达的人都有创造优秀作品的心愿。我希望向这个目标继续挑战下去。

只有时代剧才能讲述的浪漫——导演白石和弥

加藤正人觉得愚直且清廉正直的男人不适合我,但我觉得这反而很有趣。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人了。故事讲述了清廉正直的柳田格之进如何发生变化,这一点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能够成为现代的主题,我觉得是可以实现的。

图片

这是我第一次执导时代剧,其实一直以来都想尝试。只有时代剧才能讲述这样的故事。如果用现代剧来塑造格之进这样的角色,会有些不自然。因为这样的故事只能在封建制度的武士社会中成立。格之进的女儿也是如此,周围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为了别人愿意付出生命,为了父亲愿意牺牲自己,为了丈夫愿意请别人杀掉自己。他们都是为了别人而活。而我拍的现代剧中,角色只考虑自己。所以,我觉得这很独特。
如何让不懂围棋的人也能看懂,这是最难的地方。我知道围棋规则,但几乎不太了解。然而,正因为不了解,我觉得可以做的事情更多。我明白,如果不让像我这样的人能看懂,电影就不会成立。将棋的棋子会移动,吃掉对方的棋子会给人一种进攻的感觉。而围棋光看棋盘,不懂的人根本不知道是在进攻还是防守。在旅行中下赌棋的描写,美术部门提议剧情里还可以出现下将棋的人,但加藤正人的初衷是拍围棋电影,我绝不想偏离这个初衷,所以全程坚持以围棋作为主题。

图片

我非常注重对局场景。细节决定成败。无论是角色随便吃的饭菜,还是为什么吃这道菜,我们都会讨论清楚并决定。我们平时吃这种食物,但今天特意吃鲑鱼片之类。通过这些细节,希望即使不懂围棋的人也能大致明白谁占优,局势如何。让观众从气氛中感受这些。让旁观者多说话,观众看了之后表示能理解,这让我很高兴。同时,我希望高段者也能看懂这是一场激烈的对局。我不断请教现场的职业棋手们,确保每一个细节都能精益求精。
我原以为围棋职业棋手非常聪明,可以完全理解棋局,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高尾绅路九段也说过,他们在下棋时也不确定哪个是正确的选择。即使是天才也在迷茫中下棋,这让我觉得很有趣。这和电影很像。在拍摄过程中,变换镜头时,也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选择最佳的方案的感觉和围棋很相似,所以我因此喜欢上了围棋。
我认为围棋非常适合拍电影。棋子的黑白对比,非常具有电影感。电影本身就是光与影的艺术,而黑白棋子正好表现了光与影。

图片


据说在欧洲有很多围棋爱好者。电影在海外上映时的标题定为《武士道》,但法国的发行公司希望用《The Go Player》的法语标题。他们说这样一定能成功,还提议在法国找高手对弈,我连忙拒绝,他们听了很惊讶,说导演竟然不会下围棋。
我很喜欢时代剧。即使再真实,也有些科幻色彩,而涉及江户时代时,只要查资料,什么都有。从平民生活到各个方面都有记录。然而,没有人亲眼见过江户时代,所以可以自由发挥。人物形象也容易夸张,作为故事来说,讲述浪漫更容易。
加藤正人说他意识到了昭和时代的电影,而我并没有特别考虑。不过,即使不特意去想,我的电影还是有昭和的风格。无论换什么摄影师,大家都说白石和弥拍的电影有昭和感。《孤狼之血》也是如此。这曾让我有些自卑,但现在我认为这是我的特长和强项。
网友评论(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