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棋院独立70周年纪念15 开放视野·家庭作业

作者:易非点击:137092020-11-28 23:38

关西棋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


(一)开放视野


相对于建设在四百年坊门基础上的日本棋院,关西棋院几无历史背负,发展理念一向相对开放,这与创始人桥本宇太郎的观念不无关系。


1950年桥本宇太郎夺得本因坊时,就曾说过一段极富超前视野的话:“本因坊头衔到了关西,在目前是个话题,但考虑到将来是和美国、中国、德国竞争,那时本因坊越过箱根就是小事一桩了。”后来,桥本关于比赛制度还提出:职业比赛进行途中棋手绝对不能离开棋盘,午休、晚休都有风险。为了现代观众的观赏需求,一盘棋最多下五个小时。这些想法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今天听来,仍然不觉得过时。


1960年,桥本之师濑越宪作自筹经费组织访华,留下了“为了围棋的普及,即使埋骨中国也毫无怨尤”的铮铮名言。全程与恩师同进退的桥本宇太郎自然深受感染,与濑越一样,他也在七十岁时带队访问中国,1988年八十一岁高龄仍坚持出战中日对抗赛。桥本的世界视角不仅面向中国,早在1961年他就随濑越宪作出访欧洲,长达两个月之久。在欧洲各国间飞行遇上恶劣天气,濑越在飞机上坦言:“这样坠机的话,我的一生就是为围棋普及而死了。”1990年桥本再次访问德国,还见证了柏林墙倒塌后东西德合并的历史一幕。


1961年濑越宪作(中)、桥本宇太郎(左)赴欧前在东京机场告别。


受这样的思想、行动影响,关西棋院开放程度较高。曾在中国围棋协会取得职业段位的广东、湖北棋手陈嘉锐、李杨分别于1987、1997年加入关西棋院,这在门户之见深重的日本棋院是不可想象的。二十一世纪初坂井秀至的成功范例,更令关西棋院坚定了“破除门户观念”的定段原则。


为此,2009年关西棋院将“测试棋入段”方案制度化,推出了研修棋手制度,规定二十六岁以下(获得业余比赛冠军者三十岁以下)棋手可以提出申请,与关西棋院两位四段以下棋手分先、一位九段棋手受先下三盘棋,赢两盘即可成为“研修棋手”。这一门槛相当轻松,但研修棋手如想“转正”,要先在内部选拔中出线,再在七大头衔战预选赛里取得20胜(或打入预选A阶段)才能升级为正式棋手。


研修棋手制度大大扩充了关西棋院的“世界面孔”,韩国冲段少年尹春浩、洪清泉、洪爽义因超龄无法实现的职业梦想在关西棋院成真,中国女棋手黎婷、美国籍的弗朗西斯,以及“二代目”王景弘(王立诚之子)、清成真央(清成哲也之子)都在这一新规下跻身职业阵营。不过,关于研修棋手制度是否取材太过宽泛,造成职业队伍良莠不齐,到最后变成了“日本棋院定不上段的都到关西棋院集合”的尴尬局面,对此争议频频,该制度于2018年终止。


在比赛创新方面,关西棋院也有独到之处。2016年,关西棋院年轻棋手自发组织起名为“日本围棋联赛”的比赛,由六支队每月一轮下三对三的团体赛,分常规赛、季后赛两阶段,全程在视频网站上直播。虽然冠亚军奖金只有20万、10万日元,但如能坚持下去逐步积攒人气,未必不是一条出路。2017年第2届时,已经吸引到日本棋院中部、关西总本部的棋手加盟,但到2018年第3届举步维艰,改为一天两轮,取消季后赛,此后悄然消失。世界联合队(队员清成哲也、中野泰宏、余正麒、孙英世、畠中星信、三根康弘、金昞俊、洪清泉、姜旼侯、吴柏毅、弗朗西斯、洪爽义)和浪速队(队员仓桥正行、今野为人、辻笃仁、大川拓也、渡边由宇)分别夺得前两届和第3届的冠军。


日本围棋联赛现场照片,落子者为曾于2012年打入首届百灵杯世界围棋公开赛本赛的河英一六段。


由《产经新闻》赞助的产经杯职业业余对抗赛创办于2005年,是一项新颖赛事。关西棋院棋手经预选产生十六个本赛名额,另外十六席面向全体日本业余棋手,本赛首轮采用职业业余对抗的抽签规则,棋份为职业棋手对男子业余让先、对女子业余让两子,男子业余对女子业余让先。这样直接考验职业棋手脸面的正式比赛,恐怕也只有在敢于创新的关西棋院才能长期存在,平冈聪、洪清泉(当时为业余身份)、柳田朋哉分别于2008、2009、2013年打入决赛获得亚军。


产经杯的创新还不止于此,2014年力邀新诞生的欧洲职业棋手参加预选,2015年扩大至欧美各两人。北美刘志远、欧洲阿特姆留下了击败河英一、苑田勇一进军本赛的战绩,美国围棋纪录片《围之棋》的主角刘志远一直打到本赛十六强。遗憾的是,由于《产经新闻》销量下滑,缩减业务,2019年本项赛事与其同时赞助的女子名人战一道停办,也就无缘见到未来日本业余和欧美棋手的进步空间。


2014年欧洲棋手帕沃尔利兹进入关西棋院最高级别的“吉祥之间”(第十一任理事长盐川正十郎题字“如意吉祥”)对局室,对着桥本宇太郎的“雨洗风磨”卷轴与头把交椅结城聪对战,虽败犹荣。


(二)家族作业


日本围棋界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家族继承,这与日本多种手工艺行业的情况一致。关西棋院尤为突出,前文提到的宫本直毅、宫本义久兄弟,东野弘昭、东野政治兄弟,白石裕、白石京子父女,清成哲也、清成真央父子,都是如此。此外还有窪内秀知、窪内秀明兄弟,森山玄之、森山直棋父子,村冈茂行、村冈美香夫妇,吉田升司、吉田美香兄妹,榊原史子、榊原正晃姐弟,亲缘关系着实丰富多彩。


关西棋院最著名的子承父业,应属关山利一(1909-1970)——关山利夫(1937-1992)——关山利道(1973-)这一门祖孙三九段了。事实上,关山利一的父亲关山盛利也是职业棋手。而亲戚关系还有旁支,关山利一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桥本昌二九段和仓桥正藏八段(1942-),仓桥正藏的儿子仓桥正行(1972-)1999年在关西棋院升为九段。值得一提的是,仓桥正藏的爱徒清成哲也(1961-)从初段到九段只用了十年零三个月,是全日本最快的满格升段速度。


童年时因小儿麻痹导致行动不便的水野弘士九段(1936-2009)毕生与病魔做斗争,二十三岁大龄入段后,四十四岁坐着轮椅攀登到职业棋手的段位顶点。他热爱普及,授徒开课,关西棋院两位女八段吉田美香(1971-)、小西和子(1972-)都出自他的门下。他的女儿水野弘美(1976-)也是关西棋院五段棋手,与新垣朱武九段(1970-)组建了职业棋手家庭。


星川信明九段(1951-2014)有三个儿子:星川爱生(1980-)、星川拓海(1983-)、星川航洋(1989-),他们分别在2002、2001、2006年成功入段,如今两个弟弟都是四段,哥哥还是三段,让人感慨“升段无长幼”。


左起星川爱生、星川拓海、星川航洋,颜值也是最早入段的老二明显突出。


年轻的渡边由宇二段(1999-)和渡边宽大初段(2002-)是关西棋院最年轻的兄弟职业组合。2020年初,29岁的出口万里子初段与24岁的新谷洋佑二段姐弟恋修成正果,他们是关西棋院最年轻的职业棋手夫妇。


今年2月22日出口万里子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晒出结婚照。


家族棋手光耀门庭,对于一个组织而言固然有小圈子化、向内发展的封闭感,但亲人之间的相守扶助,能够给整个行业带来凝聚力和家庭的温馨。

网友评论(9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