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棋院独立70周年纪念12 半世纪苍茫过眼(上) ​

作者:易非点击:157082020-11-01 16:38

(五)墙外开花


桥本昌二之后,关西棋院数十年间无人领军,这被日本棋界选入跨世纪若干“未解之谜”。桥本昌二生于1935年,此后十年出生的棋手中,关西棋院还是出了两位佼佼者,乃是生于1939年的东野弘昭和1941年的白石裕。


两位棋手风格迥异,在关西皆为一时豪杰。东野少年成才,天赋过人,但淡泊胜负。白石性情温和,其貌不扬,凭着一腔努力追赶上。龟与兔的故事,在人类社会发生了不知多少次。可惜的是,东野与白石的竞争对手不是彼此。


左:白石裕。右:东野弘昭。


1979年,东野弘昭击败高木祥一,夺得第26届日本NHK杯冠军,四十岁终于站到全国比赛的顶点,得到老师桥本宇太郎的评语“这一天晚了十年”。白石裕的第一个全国冠军是在1981年,那一年日本棋院《周刊棋》报纸举行了一次“全日本围棋公开赛”,给业余棋手与职业名将平等较量的机会,最终白石裕战胜王立诚夺冠,那时他的老师关山利一已经亡故多年了。


两人的履历非常相近,1971、1973年相继升为九段,访华交流分别是1977、1979年,都只相隔一年,多次打进循环圈却叩门难入,始终未能触及挑战权。但他们在趋近晚景的时候,共同“墙外开花”,在国际赛场留下印痕。


1988年,四十七岁的白石裕因前一年的名人战循环圈击败秀行、大竹、石田、武宫四位超一流(然而未能保级!可见当时日本围棋竞争之惨烈),入选第4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日方阵容,排在羽根泰正之后,计划第四位出场。当年年底他飞到广州,亲眼见证了聂卫平负于羽根,铁门失守的一幕,白石裕也成为十一届擂台赛唯一一位未登场的“影子棋手”。


同样是1988年,白石裕还作为关西棋院代表,出战象征着世界围棋元年启幕的第1届富士通杯世界围棋锦标赛。一出场运气极好,抽中北美代表打入八强,而这竟是关西棋院棋手在世界大赛中的最高高度。


第一届富士通杯白石裕荣列当世十六强。左起小林光一、加藤正夫、武宫正树、赵治勋、林海峰、白石裕、今村俊也、聂卫平、马晓春、曹大元、俞斌、曹薰铉、徐奉洙、张斗轸、林君浩、休兰帕。而今加藤、白石、张斗轸均成故人。


东野弘昭的故事更显传奇,1979年NHK杯偶露峥嵘后,他沉默了整整二十年,直到1999年六十岁时再次爆发,击败王铭琬、加藤正夫等强豪二入NHK杯决赛。虽然不敌年轻老虎依田纪基,但凭此获得当年第11届亚洲杯和第2届春兰杯的参赛资格,与年轻他四十岁上下的韩国天王李昌镐、睦镇硕各战一盘。因为拘于日本传统棋理“中央拔花三十目”,错失对李昌镐的优势局面,但凭其深厚功力,巧妙弃子计算精准,力克睦镇硕。后来李、睦见到日本花甲老棋手就难以发挥,李昌镐不敌石井邦生,睦镇硕负于石田芳夫,很难说不是东野弘昭在这一年埋下的伏笔。


2000年,东野弘昭又与同院名花吉田美香搭档,夺得日本第6届混双赛冠军。但东野确实是看淡胜负,不意执著那一类型的人,分明还很有一争之力,却在2005年六十六岁时宣布引退,辞棋而去。白石裕倒是一如既往在棋路上跋涉,教徒弟、研究死活题,直到2012年七十一岁退出现役,2017年12月10日因癌症去世。


两人都是围棋传家,东野弘昭之弟东野政治九段(1942-2009)一度也是关西棋院活跃的新人,白石裕之女白石京子四段(1969-)目前担任关西棋院的常务理事。


(六)“混凝土”与“关西宇宙流”


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后,日本致力于国家重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出生的一代人被称为“团块世代”。在围棋界,代表着“超一流”黄金岁月的石田芳夫、加藤正夫、武宫正树、小林光一等人,都生于这一时期。关西棋院在人才竞争上彻底被日本棋院压倒,也是从此开始。不幸而与他们同处一个时代的,是生于1945年的本田邦久和1952年的苑田勇一。


两位关西“双田”都身材魁梧、相貌纯朴,但棋风各有特色。本田邦久擅长坚实推进,人送绰号“混凝土”;苑田勇一则风格异质,中年时擅长以露骨的下法雄踞中腹,号为“关西宇宙流”,与年长他一岁的正牌“宇宙流”武宫正树东西遥望。


两位关西名将常年活跃在NHK杯电视快棋赛上。


本田邦久扎实的棋风使他成绩相对稳定,是各大循环圈的常客,从1969年二十四岁第一次打入第9届旧名人战循环圈起,浮浮沉沉直到2016年七十一岁时还能在第41届棋圣战C级循环圈中保级,前后跨越近半世纪,在日本棋界也称得上空前绝后。此外他1984年击败武宫正树夺得第31届NHK杯冠军,是一生的巅峰时刻。


苑田勇一则是标准的爆发型棋手,循环圈“金交椅”的滋味虽然基本没有尝过,但他前后二十年四次争夺头衔,亦非泛泛之辈。1977年二十五岁第一次打入第3届天元赛决赛,因为经验不足,成全了岛村俊广“忍之棋道”花甲发光。之后命途多舛,1986、1988、1998年先后挑战天元、碁圣,对手依次是时代王者赵治勋、小林光一、依田纪基,只能宣告功竟无成。


苑田勇一的名言是“不追美人”,他将孤棋比喻成美人,越追她跑得越快,不知是否与苑田模样棋下得太多,屡屡受伤有关。不过他说:“围棋和人生一样,你追求想要的东西过于直线的话,往往一无所得。不过你若有喜欢的人,还是有可以追到手的手筋,那就是和美人的朋友成为好友,这样就有了和美人接触的理由,接下来寻找抓住美人的机会。用在围棋上,就叫做缠绕攻击。”从中倒可以看出关西大汉细腻的一面。

 

1988年第14届天元战决赛是苑田勇一“关西宇宙流”的扬名之地,五番胜负他全部以极端的模样战与“钻地鼹鼠”赵治勋展开激战,第一局下出黑23脱先容忍白24扳起这样在当时突破常识的手段,最终竟还半目取胜。令人惊异的是,黑23竟然是此时局面下绝艺的推荐选点之一,与在左上跟着应只相差百分之一的胜率。


2020年6月15日,七十五岁的本田邦久在生日当天宣布引退。回首自朝鲜半岛出生(出生地距离板门店不远)以来走过的四分之三个世纪,他感叹:“无灾无难的到了今天,真是不容易。”


(七)“世界第一厚”


桥本昌二之后,关西棋院多是大器晚成,鲜有少年成名,生于1966年的今村俊也是个例外。1984年,十八岁的他同时拿下新人王战和新锐淘汰赛两个冠军,两项比赛均为关西棋院首次问鼎。1989年,今村俊也更以二十三岁之龄挑战碁圣,虽然无法撼动小林光一的绝对王者地位,但“关西未来有今村”广为人知。自此,今村俊也与同龄的依田纪基并称,“东依田,西今村”叫得响亮。


1984年,今村俊也(左)2比0胜桥本雄二郎,夺得日本第9届新人王战冠军。


今村俊也生于古都奈良,其家族在江户时期是早岛户川氏的家老,亦即地方领主的重臣,乃贵族之后。据他介绍,早岛户川氏所在的冈山县报纸《山阳新闻》曾报道过他的家世,也赞助了关西棋院第一位决定战,是关西棋院建院之初几大新闻社慷慨解囊资助的比赛中唯一一项延续至今的,二者之间应该有一定的联系。


然而,优渥的家世对于走竞技之路的职业棋手是双刃剑。今村俊也可以在少年时凭兴趣拜苑田勇一为师,选择以棋为业而无后顾之忧,又是看淡胜负,“意尽即止”的典范。在他的棋谱中,感觉“不行了”就草草认输的例子比比皆是,实际上棋盘空旷,在顽强型棋手看来输赢还早得很。今村对此回应说:“秀行先生曾经问过我们一个问题:‘是实力强才获胜,还是因为获胜才强?’我支持的是前者。”这种把胜负放在自我感受之后的作风,在当今棋界已经万中无一了。


在棋风上,今村俊也也独树一帜。由于长期追随“秀行军团”,他对日本传统棋理中厚味的偏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被媒体誉为“世界第一厚”。效率至上的今天,“厚”换句话说就是“缓”,但今村依然走在自己的求道之路上,或者利用厚味反戈一击,或者乐观过头安乐至死。


2017年,五十一岁的今村俊也“老夫聊发少年狂”打入第55届十段战挑战者决定赛,对手是关西棋院后辈余正麒。胜利即将到来之际,今村小官子犯下简单错误,将挑战权拱手让出。


有趣的是,今村俊也与关西棋院的前辈东野弘昭、老师苑田勇一类似,拥有时隔十数年爆发一次的本领。在挑战小林光一不成的十八年后,2007年今村俊也又获王座挑战权,但对手换成了年轻的山下敬吾,再度败退。不过,今村乐观派的性格已经溶进了骨子里,不知他的头衔之梦是否还能再做十八年?



网友评论(11条)